《诗经》里的诗,每一始都很美!

 关于我们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7-15 11:49

原标题:《诗经》里的诗,每一始都很美!

《诗经》是吾国第一部诗歌总集,先秦时代称为“诗”或“诗三百”,孔子添以了清理。汉武帝采纳董仲舒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的提出,尊“诗”为经典,定名为《诗经》。

关雎
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

窈窕淑女,正人益逑。

参差荇菜,旁边流之。

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
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

悠哉悠哉,迂回逆侧。

参差荇菜,旁边采之。

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
参差荇菜,旁边芼之。

窈窕淑女,钟鼓笑之。

睁开全文

蒹葭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;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
蒹葭凄凄,白露未晞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;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

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,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;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沚。

桃夭

【摘要】祝贺婚姻愉快。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
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

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

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

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

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

绿衣

【摘要】写外子对故妻的怀念。

绿兮衣兮,绿衣黄里。

心之忧郁矣,曷维其已!

绿兮衣兮,绿衣黄裳。

心之忧郁矣,曷维其亡!

绿兮丝兮,女所治兮。

吾思前人,俾无訧兮!

絺兮绤兮,凄其以风。

吾思前人,实获吾心!

葛覃

葛之覃兮,施于中谷,维叶萋萋。

黄鸟于飞,集于灌木,其鸣喈喈。

葛之覃兮,施于中谷,维叶莫莫。

是刈是濩,为絺为綌,服之无斁。

言告师氏,言告言归。

薄污吾私,薄浣吾衣。

害浣害否?归宁父母。

汉广

【摘要】炎恋汉水那端嬉戏的女子,怅然无法挨近她。

南有乔木,不走息思;汉有游女,不走求思。

汉之广矣,不走泳思;江之永矣,不走方思。

翘翘错薪,言刈其楚;之子于归,言秣其马。

汉之广矣,不走泳思;江之永矣,不走方思。

翘翘错薪,言刈其蒌;之子于归,言秣其驹。

汉之广矣,不走泳思;江之永矣,不走方思。

樛木

【摘要】樛木祝贺人愉快。

南有樛木,葛藟纍之。笑只正人,福履绥之。

南有樛木,葛藟荒之。笑只正人,福履将之。

南有樛木,关于我们葛藟萦之。笑只正人,福履成之。

国风•卫风

投吾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。

匪报也,永以为益也!

投吾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

匪报也,永以为益也!

投吾以木李,报之以琼玖。

匪报也,永以为益也!

螽斯

【摘要】祝人众子众孙。

螽斯羽,诜诜兮。宜尔子孙,振振兮。

螽斯羽,薨薨兮。宜尔子孙,绳绳兮。

螽斯羽,揖揖兮。宜尔子孙,蛰蛰兮。

郑风•子衿

青青子衿,悠悠吾心。

纵吾不去,子宁不嗣音?

青青子佩,悠悠吾思。

纵吾不去,子宁不来?

提兮达兮,在城阙兮。

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

柏舟

【摘要】女子倾诉家庭生活的懊丧。

汎彼柏舟,亦汎其流。耿耿不寐,如有隐忧郁。

微吾无酒,以敖以游。吾心匪鉴,不能够茹。

亦有兄弟,不能够据。薄言去愬,逢彼之怒。

吾心匪石,不走转也。吾心匪席,不走卷也。

威仪棣棣,不走选也。忧郁心悄悄,愠于群幼。

觏闵既众,受侮不少。静言思之,寤辟有摽。

日居月诸,胡迭而微。心之忧郁矣,如匪浣衣。

静言思之,不及奋飞。

雄雉

【摘要】怀远,同时奚落异国修养的人。

雄雉于飞,泄泄其羽。吾之怀矣,自诒伊阻。

雄雉于飞,下上其音。展矣正人,实劳吾心。

瞻彼日月,悠悠吾思。道之云远,曷云能来?

百尔正人,不知德走。不忮不求,何用不臧?

谷风

【摘要】舍妇的悲仇:申述本身的勤快,指控外子的薄情。

习习谷风,以阴以雨。黾勉专一,不宜有怒。

采葑采菲,无以下体。德音莫违,及尔同物化。

走道迟迟,中央有违。不远伊迩,薄送吾畿。

谁谓荼苦,其甘如荠。宴尔新昏,如兄如弟。

泾以渭浊,湜湜其沚。宴尔新昏,不吾屑以。

毋逝吾梁,毋发吾笱。吾躬不阅,遑恤吾后。

就其深矣,方之舟之。就其浅矣,泳之游之。

何有何亡,黾勉求之。凡民有丧,匍匐救之。

不吾能慉,逆以吾为雠,既阻吾德,贾用不售。

昔育恐育鞫,及尔推翻。既生既育,比予于毒。

吾有旨蓄,亦以御冬。宴尔新昏,以吾御穷。

有洸有溃,既诒吾肄。不念昔者,伊余来墍。